首頁
【殮玩】一個人隻需要三俄尺的土地筆趣閣
排行

伊索·卡爾被推著成了故事裡的公主,萊斯特原本隻想安靜地待在幕後看自己編寫的劇本,最後卻因為扮演騎士的男生肚子疼而急匆匆被推上了台——她被推上了舞台,蒼白慌張的臉在舞台的燈光下格外明顯,那兩根在日常生活中原本整潔,一動不動的黃色辮子像五歲那年一樣雜亂起來,她穿著不合身的戲服,急匆匆地站到了設計好的位置上。她侷促的,顫動著的瘦弱的肩膀在旁邊的他眼裡是如此明顯,就像是你無法忽視一隻蝴蝶絢麗的翅膀;燈光太刺眼了,白熾燈直直地打在他們的視網膜上,在演出的很多個瞬間裡,伊索·卡爾除了能用餘光看身旁人之外什麼也看不清,他看見萊斯特的側臉都在這燈光下近乎白到發光,邊緣呈現出了模糊的狀態,她的嘴唇一張一合,從最開始的磕磕絆絆到如今流利地說完了一句又一句台詞。他想,的確,畢竟這些東西原本就是她寫出來的,她冇有理由記不住。直到最後,萊斯特放下手裡那把廉價的道具劍,他們兩個人安靜地站在一處,目送劇本裡所寫的老人離去,他仍然看不清前方,仍然看不清老人的背影,卻不知為何,萊斯特說話的模樣很清晰。她長舒一口氣,念出最後一句台詞:我們還會再遇見他嗎。伊索·卡爾說:我想不會了。,他的確是和萊斯特一起長大的,年齡一樣,班級相同,他是唯一從小就去萊斯特家裡做客的同齡人。是的,他們瞭解彼此,萊斯特知道他不喜歡肢體接觸,知道他也許是被燈光的亮度而刺激哭了,知道他被戳穿後會不自在,知道他後退半步意味著什麼。但是他們還是,仍然,仍然不理解彼此。如果他們不是這樣被時代裹挾著一起長大的話,他們大概這輩子也不會有什麼交集,所以無足輕重,無關緊要。他不記得了,他不再想了,他覺得自己不在乎。,安妮和伊索·卡爾散步的時候,她鬱悶地說自己想要女性朋友。伊索·卡爾則說他什麼朋友也不想要,呀,呀,安妮輕聲抱怨,你真冇意思,可我偏偏和你一起長大了,可我偏偏隻有你這樣一個朋友,可偏偏冇有彆人願意和我交朋友。。

【殮玩】一個人隻需要三俄尺的土地筆趣閣最近章節
明柳卡不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回憶一家七口人在七十年代跑氓流的歲月,因為落不下戶而來到了偏僻的氓流點上。這裡有捱餓的,仗勢欺人的,賣木頭的,種大煙的,還有客死他鄉的人。影響最不好的是轟動全國的賭博行為,難道就這樣無法無天了嗎? 再看地頭蛇是怎樣威脅逼婚,仗義青年是怎樣相助的,釀成怎樣的事故,還有父母的反對,女主角的愛情將何去何從故事多多儘在文中。
  • 十六歲那年,臭名昭著的薑落微被逐出師門,宋蘭時披風偕雨地衝到崖上送他,遙遙一彆,竟是荏苒數年。 杳無音信那麼多年,薑落微也不曾想到,他與白月光的重逢,竟是受到武陵仙尊指派,讓他潛伏在大魔頭宋蘭時身邊。 他都快忘了,當年匆匆一彆,自己引吭唱著“憑仗孤魂招楚些。我思君處君思我…”的時候,宋蘭時是什麼表情呢? 人生若隻如初見。 - 宋蘭時與薑落微是同窗,記憶中的少年,僅止於兩張紫檀幾案,一室桃花流水,萬籟俱靜中一對遠遠重疊的身影,香爐裡火星飛濺。 兩人分道揚鑣以後,宋蘭時的琴有了個名字,叫寄月; 他知道薑落微的琴也有個名字,是同日所起,叫彆君。 重逢當日,薑落微卻已經許久不撫琴,再不能如往常那般,朱絲鸞膠續斷絃,隻經常癡癡愣愣地看著自己的寄月琴,似乎頗為追遠。 是什麼時候開始,他們都冇有了往日的純粹與忠義,各自變得麵目全非,每一次接觸都是滿腹殺機? 求不來少年時的赤膽忠誠,隻但願,童心來複夢中身。 能藉機偷得一時一刻的皆大歡喜,他已經很滿足了。 宋蘭時看著薑落微的眼睛,如見晨露輕巧滑落竹枝,落在清潭,濺起一朵紛揚的雪。 他鬼使神差地。 “若有夢醒之日,願為鞍前馬後,春風中之雨露,蹄疾下之塵埃…”
  • 如果問柳芙芷這輩子最後悔的事,無非就是當初一頁書失約未曾支援希羅聖教,再來求援時,她深刻認識到了正道的不靠譜與坑,本想藉此刁難一頁書,與正道劃清界限,所以在一頁書問她有什麼心願可以滿足的時候,她毫不猶豫的選擇了江湖中最能惹怒一頁書的那個答案,“如果,我要你娶我,當我夫君呢?” “好。”為了這個野生的大夫,一頁書回答的斬釘截鐵。 “我就知道你們正道言而無信……你說什麼???你居然答應了?!!!!!”